夜色书屋 > 都市言情 > 精神接吻 > 第三十一章完全的S

第三十一章完全的S

    “好吧,我知道了,你好好工作吧。”
    夜晚,街道上涌动着重重迭迭的人影,拥挤的路边摆着许多小摊,一侧装饰新颖的商店亮着明亮灯光,人进进出出的,背对着一个巷口打着电话,目光不定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摆动,有些遗憾地听着手机那端朋友不能来到的消息,一缕长发遮着脸边手机,陈鸣惜点了点头,挂断了电话。
    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时间,顺势把手机放回兜内,站在街头,她单手插兜,目光快速在街边徘徊了数遍,只视线落在路边搭起的小帐篷,里面不知道是做些什么的,只恰好两个女孩讨论地掀起门帘从里面走出的露出了一角景光。
    算命吗?
    她有些疑惑,静默地脸庞估算着时间,压不住地好奇,她只靠近,撩起门帘,微微弯腰进到狭窄篷内。
    一松下手,整个空间封闭起来,一股有些闷热的熏香扑鼻,看着面前小桌摆放着琳琅满目的物件,她新奇地抬头,顺势坐到一把小椅上,面对正在把桌上东西复位的女法师。
    “欢迎光临。”感到有人进来的,那像是饭店阿姨的法师寻常地说了一声,只把一本像是八字的东西反倒正面,在陈鸣惜笑起说“你好”间,抬头只一下看到她的,“唔,是位不平凡的人呐,请坐。”
    感到局促,陈鸣惜挂着礼貌地笑,再次低头地问好。
    那位阿姨摆好东西的,调整了一下坐姿,只双手摁在身前的桌上,向前倾斜身子,一双眼睛盯着她,问道:“是算八字,问星盘还是看面相?”
    “有什么区别吗?”
    抵抗想要逃走的冲动,目光在帐篷内上下观察,落到右侧,只一块小板上贴着许多照片,有的像跟博主合照,有的像节目采访,还有密密麻麻的名人亲笔签名,像是热门的算命法师。
    她回正视线,自然问道。
    “当时是一个是本地的,一个是外地的啦。我推荐你算是八字,八字呐可以把人的全方面关注到,是有科学依据的,很多大老板下决定前,都会找我们这些大师算一下的。”
    化着全妆,长发全部后梳的露出一张规整的脸,说到“很多”两个字时,她只故意发出那种很夸张的声音,连着摊开的右手一个个收回的,底气颇足。
    “当然八卦、奇门遁甲、六壬也能算,不过收费呐,就要高那么一点。”
    可那话从左耳朵进从右耳朵出,没留下任何痕迹的,陈鸣惜笑了下,道:“都可以吧。”
    对这类客人非常熟的,那阿姨没太在意,眯起眼睛笑着,说道:“那我给你算一下八字。”
    左手不自在的摸着耳后皮肤,陈鸣惜点头,微微低着地视线看着面前阿姨拿着她的八字在桌上的图对应了一番,很快的,她微微张口发出“嘶”的声音,踌躇了一番,几乎带动她的注意力的,抬头,缓缓道:
    “鸣惜啊,从名字来看命运多舛的人,从小就有很多劫难,不过都统统化解了,是名字被修改过的命格。”
    鼻间充斥着氤氲满篷的浓烈香味,落在桌沿的视线略略抬高,盯着阿姨施粉的脸,陈鸣惜不语。
    “也是事业很好的人,现在做的是份很辛苦有高回报的工作,有点像公务员,不过很容易冲动,看样子未来一年内会有工作变迁,经常出行。哇,说话要谨慎,要小心小人,也会有贵人相助,两年内会有一个大劫,只要度过,前景一片大好。”
    那阿姨细细地解读,边说着,边抬头笑着看向她。
    像认真听着,又像在天马行空,她点了点头,仿佛在走神。
    似看出这位顾客没有要询问她如何度过大劫的意思,她笑意微敛,像吃瘪的,手里拿着笔在一张纸张画着什么,又接着说道。
    “婚姻运呐,啊……是个很苛刻的人。”
    目光突然有些尴尬,抬起看了眼阿姨,又落在面前桌子上,又抬起。
    默不作声的,陈鸣惜只是尴尬地笑着。
    “为了遇到的那个男人,是非常可靠的男人,眼光很高很挑剔,有难了,以往男女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到了新时代,也不是说不好,婚姻运势受阻,你遇到的,合你眼缘的,是非常非常非常难追一个人!”
    不待陈鸣惜插话,她率先从右手边的塔罗间抽出了一张牌,像是经常与人谈论恋爱的,拿起一种一张牌,看着牌面,感到大发地眯眼感叹,“从这副牌面来看,完全是恋爱回避型!是个温柔敏感占有欲强非常强的男人,但也很孤独,不缺钱花,一旦确认关系就是冲着结婚去的,非常恋爱脑一人!”
    完全没有插话的机会,陈鸣惜看着大师激情昂扬的解读,只手摸着后颈,配合着点头。
    不论真假,像是相处起来会很累的类型。
    “你算是我遇到的非常不错的命格了,是贵人命啊,你跟你的这位正源在一起,财运亨通啊。”这阿姨说着忽然开始有些收敛不住,只声音拉长非常进入状态,带动情绪的,举起的左手像波浪潮水那样涌动着,道:“我再来给你看看,木水属性,唔——完全的S属性!精子质量非常非常好!”
    “啊,那个!”完全听不下去的,陈鸣惜紧急打住,“还是看看别的吧大师,家庭吧?我的家庭怎么样?”
    那姨母眯着眼睛,嘴里“啊”了一声,“原来是要看家庭,来看看这个。原身家庭带给你的影响很大,不过后来靠自己恢复了很多能量,现在是一种雨过天晴的状态。再来看看你掌纹。”
    她说着,伸手就要对面的她伸来,陈鸣惜顿时有些迟疑,她似看穿了她的疑虑的,眉头随着说出的话微挑的,笑道:“放心吧,这是免费送你的。我们这是正规的,童叟无欺。”
    她只听罢,对不付费的价格感到不自在的,她拉起袖子,伸长手臂,把手掌摊开地让她看着。
    那大师把灯对准她的手掌,眯着眼睛,仔仔细细研究了下,缓缓言道:“纹理都很深,生命线很长,你身体很好嘛,往年注意身体健康,会有小病缠身,婚姻线也很深,就是事业运开始的比较晚,你今年二十四,水马……”
    “那个……”陈鸣惜又稍稍打断了一下,只在对面抬头看来,她眼中凝噎,对上她视线地道:“能帮我看一下我和我的狗狗吗?”
    掀起篷帘,弯腰从篷内出来,只感到一点水滴滴到脸上的,她看到抬眸朝天上看去,细密雨线从漆黑夜空降下地纷纷扬扬。
    “下雨了嘛?”
    帐篷表层凝着水珠下滑,空气瞬间清凉的,略显得有些潮湿,她左右看着两侧灰暗的小道湿润得反着光,头顶淋着小雨,没多等待的她朝着右侧转身。
    人行道上的人少了一些,还有一些的同样淋着雨行走着。一侧长发搭在右肩,一侧长发垂在身后,她目光低垂地想着那听了一堆却只记住几个关键词的话,眼睛眨了一下,她微微抿嘴,把那些放一旁的抬起眼睛,只看着眼前一个行走在前端的男人身影。
    路灯光线从最前端打来,稍显昏暗的湿漉街道,细密的雨珠纷纷扬扬地落在肩膀,盯着那个背影,盯着那个朝着前端行走的男人身影,雾雨中,她的眼角忽然渲染上笑,在夜间湿漉的晚风中,顶着头顶雨水,一种轻松氛围,无须顾虑的,想要看到对方回过头的神情。
    她微微含笑,极小声的,在周围避雨的细碎声响下,对着那宽阔背影轻飘飘喊了一声“边渡呀~”
    她的话语飘荡在雨夜凉爽的空气中,稍暗的地方,他像听到了般,那声音恰巧入耳的,目光带着一丝不明,他回过身,看到的是眉眼染上笑意的微微张大,手抬在身旁轻轻晃动,在雨中轻松又明媚的鸣惜。
    “好久不见。”瞬间,他不明地目光变得惊喜,右手摁在身前,目光随着点头落下,嘴角随着笑意扬起。
    “你还记得我?”有些惊讶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兀的对上他含笑的眼睛,她忽得落下的,忍住嘴角逐渐上扬的笑意。
    “当然了,”边渡笑着,沁在嘴边的笑似比他们见到的所有都真诚温柔的,低沉地声音在耳边染上笑意地道:“我们在很多地方都见过,也一起打过网球。”
    她染上笑的脸微微变得吃惊,他轮廓极其清晰,没带着眼镜的笑容微微勾着笑意,微微俯视的角度让那极好看的下颚呈现在眼前,在那几乎富有视觉冲击的,她心口滚着热潮,明明脸上是控制不住的笑,眉头却压下的,有点抑制的望着只是穿着一件黑短袖的他。
    他真的有只是出现便让人崩溃的本事。
    “这么晚的时候,你也在加班吗?”看到他脖颈上挂着的蓝色绳带,她好奇地指了指。
    “这个?”他低头看了眼脖颈上挂着的工作证,笑意加深,解释道:“算是吧,我下班朋友说要一起来附近吃饭,不过他因为其他事情来不了了。”
    “好像……”微热的脸感到冰冷的湿润,潮湿地面晕着彩光,她轻轻歪头蹙起眉,脸上又挂上笑的,道:“不过好像每一次见面都是忙碌的状态,作为不怎么熟悉的朋友,在私下打招呼又觉得会打扰到你的生活,能在这里遇到你真的很惊喜。”
    一点湿润的雨中,他只认真聆听地眨了下眼,只在听到那好像朋友坦诚的话,他嘴角的笑逐渐扩大,在低低地笑中,微微抬眸,“真的?”
    好像真的要回答般,她眼睛明亮地笑着,点了点头,“真的。”
    正当她开口准备继续说话间,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时,她笑意略收,眸中残留着喜色,口中说了句“不好意思”地看了他眼,只在他笑着点头的,她极快地回道:“好,我就去。”
    挂断电话,她微微带着歉意地蹙眉,道:“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
    像是猜到电话的内容,边渡低沉声音连忙道:“没关系,我们下次见面。”
    现在是偶然遇见可以搭话的关系吗?
    陈鸣惜看着他,笑着点头。
新书推荐: 但是没关系 我家猫猫是邪神 与我相守这很难么 被虫族饲养的注意事项 怎敌他百般引诱 娇缠春山 将军的养花手札 无限世界原住民 我在星际直播种土豆 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