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VI偷尝禁果(H)

    长长的解释,夏兰欣这一次毫无保留,将自己与官贤斌的故事全都告诉了章哲修,虽然期间阿武暗示她不该将一切说出来,但夏兰欣觉得章哲修是个君子,即便不会帮他们,也不会害她。「就是这样。」
    低声咕哝几句,浓密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章哲修的表情称得上是复杂,当他听见夏兰欣和官贤斌是对情侣时,懊恼和不悦是掩藏不住。
    官贤斌看出来了,相信夏兰欣不会不明白,如果对方真的对她有意思,那将他们的秘密公诸于世,对章哲修其实有利。
    夏兰欣多少察觉出来章哲修对她的感觉并不简单,告诉他所有原委的理由,一来是被他遇个正着,二来便是希望由此让他断了对她的情缘。
    「章哲修,上次并不是存心想骗你,只是我们爷爷的规定,我无从对你实话实说,但今日也被你看见我和官贤斌在一块,告诉了你,你是否能帮我们保守秘密。」夏兰欣诚恳地说。
    「老实说,我并不愿意。」章哲修也选择实话实说,夏兰欣的眼中闪过强烈的惊愕,他才缓缓地加道。「但是……」
    「但是?」她紧张地重复他的话。
    「我不想你讨厌我,所以我会假装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这番话可以不得罪夏兰欣,但也明摆不肯接受官贤斌和夏兰欣是情侣的事实。
    官贤斌马上看向夏兰欣的反应,他的女友对于另一个男人的举动仍是露出感动的神情。
    他的女友~~这个称谓令官贤斌有些满足感,也在刚刚夏兰欣对章哲修解释他俩的关系中看得出来,前不久听见他们接吻一事只是谣传。只怪自己太过冲动,当下只觉得心痛难耐,一气之下就掉头离开,要不然也不会发生接下来的事。霎时间,官贤斌很想拥着夏兰欣向章哲修捍卫他男友的主权,不让章哲修以为自己有能介入他俩的机会,不过怕此举不过惹火对方,同时对他与兰欣没什么帮助。
    忍住心里的欲望,细细凝视着夏兰欣,一股思念满溢心头。上次不欢而散后,他仍是关心着她,每天询问着住处的管理员她是否平安到家,没有主动开口与她言和的原因在于,他觉得她当天说的话有些过火,而官贤斌并非不分对错凡事都会向她低头的人,两人即便再相爱,但还是得讲理。
    「你能做到这样,我已经很感谢你。」官贤斌听见夏兰欣对章哲修说。
    「希望你真的懂我话里的意思。」不等她回应,章哲修已经站了起来。「明天我会在社团里等你,你会到吧?」
    夏兰欣跟着站起来。「会。」
    「还有,当时我讲的话是认真的,你不必现在做决定,但你必须知道这些话没有时效限制,不管任何时候,你都能可以考虑。」
    接着他沉着脸离开,官贤斌嘴角浮出一丝哀愁的笑意。「能问问他对你讲过什么话吗?」
    『我喜欢夏兰欣』丶『夏兰欣,你和我交往吧』--她光回想起来都有些脸红。也许之前她本来就有点猜到了,不过听见章哲修亲口说出来,依旧有些受宠若惊,他是个条件如此好的男子,倒追他的女生也不少,怎么会锺情于她呢?况且她出现在他面前的模样多是那恐龙妹的造型,看久了也会倒胃口吧!
    官贤斌等着她的回答。
    她不以为把这些说出来的好,虽然阿武回社团去探听便能查出来,但还是别出自于她的口中。夏兰欣摇摇头,把话题带开。「你有没有受伤?我担心极了。」
    一提起,似乎隐隐作痛,官贤斌还是说自己没事。「你刚刚骗他们警察来了,难道是觉得我会打输他们?」
    「好汉不吃眼前亏,你一个人而他们有两个。」她左右张望了一下。「我们赶紧回家吧!这儿是学校附近,我怕会遇见认识的人。」
    他了解她的话,也有相同的担忧,所以立刻带她出了速食店,急急招来一辆计乘车,在上车之前,夏兰欣羞赧地拉拉他的衣角,低垂着眼帘:「你要回我们的家吗?」
    官贤斌打开车门,小心地护着她上车。坐在车子里的夏兰欣还是不安地看着他,紧张地抓着颊边的几绺秀发,星眸有期待的光芒。
    「阿武?」
    「兰欣,你愿意让我回到那里去吗?」官贤斌坐在她的旁边,关上了车门,然后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你会不会觉得我没有资格继续跟你住在一起?」
    「一点都不会。」夏兰欣紧紧抓住他的手。「我多盼望你能回来。」
    「我也是很想回去找你,我先到现在的住所收拾行李。」他跟司机说了住址,继而转头对她微笑。「那么今天起我们就恢复成同居生活罗。」
    司机从后照镜瞄了他们一眼偷偷在暗笑,夏兰欣不好意思地看向窗外。司机大叔或许想歪了,他们可是规规矩矩的。不过,她此后也不想阿武再这么按规行事。
    官贤斌提了一袋衣物回到车上,然后车子再开往两人一起住的住所。
    回到家中,夏兰欣说要先准备吃的东西,官贤斌拉住了她。「别忙,我并不饿。我现在只想好好地看着你。」他说,两个人面对面地看着彼此。虽然分开住的日子里,每天都还是可以看得到对方,但是不能亲近,就是一种痛苦。
    他用手心挽住她柔细的长发,接着吻了她的眉心,那弯弯柳眉也是每晚勾动他的心魄。
    她眨动蝴蝶般的长睫毛,有更多的渴望盈满她的眼眸。望进她的眼底,他也是有同等的渴望。
    他立即封住她微启的樱唇,有种柔细的呻吟从她孅美的喉咙中传出来。胸口一紧,心跳有如万马奔腾,舌头滑入夏兰欣温润的小嘴中,将心中的思念一并传达给她,搂着她细腰的手也愈拥愈用力。「兰欣,我爱你。」
    「阿武,我也爱你,永远不会变。」她勾住官贤斌的后背时,听见他低吟一声,肩头一缩,发现有点不对劲。「让我看看你的背。」
    「我没事。」他再次申明,脸上的表情却写着不这么回事。夏兰欣乾脆伸手拉他的衣摆,直接向上脱去他的衣服,他阻止不了,在她的面前光裸着上半身。
    她叫他转过身,看见他背上有着几道紫黑的痕迹。「还说你没事,都瘀血了。」她的声音掺着心疼和难过。
    「只是瘀血,过几天就好了。」
    想到他为了保护她才挨了那些棍子,她修长的指头轻滑过他的背部。「对不起,都是我害的。」
    「你并没有错。」他向旁移动一些,她手指带来的酥麻差点令他显露生理反应。他吞吞口水。「但你现在却会害我心思混乱。」
    她看他涨红的脸才明白原来她的抚触撩动了他的欲望,可是她并不打算停手。她开始触摸他的手臂肌肉。「如果你只怪我这一点,那么我倒是无所谓。」夏兰欣道。
    不过官贤斌按住她的手,不让她继续滑动。「我们不是说好,不能多做除了亲吻以外的事。」
    「我知道阿武是因为爷爷们的规定和不辜负妈妈的信任,但我们若是夫妻,这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夫妻?」他迅速低头看她。
    「阿武,你想娶我吧?」
    他笑了一下。「何止想而已。」
    她牵起他的手,拉他往她的房间走,边走边道:「那你不介意写张切结书吧?」
    官贤斌惊愕了一下。「切结?」
    她带着微笑回答:「害怕吗?」
    「不!」他艰涩地回答。他心中对今生视夏兰欣为唯一伴侣是从不改变的事,而令他紧张地是他们正往她的房间走,而对即将可能发生的事忍不住产生绮丽的念头。官贤斌觉得有些可耻,虽然嘴巴上说好不会碰她,但心底丶脑海却时常背道而驰,欲念一波波袭来。他暗自讥讽自己是个道貌岸然的人。
    夏兰欣能感受他在想些什么,从他为难的表情看出--他想要她!她心中有甜美的喜悦。
    他们现在在一起!其实她曾想开口问问最近他与杨菲的近况,可是那绝对会破坏所有气氛,她每次提到杨菲总会失常。不过阿武连自己的女友都能有着高贵不去碰她的情操,又怎么会去拈花惹草。
    他们来到她的书桌边停住,官贤斌像松口气的模样。
    阿武真是可爱。夏兰欣忍着笑,不说出口怕他难堪。
    她拉开最大的抽屉,里面只放着一本外皮非常精致华丽的本子,没其他东西。夏兰欣把它拿出来。「这样东西是我们梅兰菊竹和蕴儿五姐妹在毕业前不久一起订制的,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本。」
    「我不知道这事。」以往夏兰欣跟好友们做任何事,都会告诉官贤斌,而关于这部分却完全没听说过。
    「我那时不好意思告诉你。」她粉颊泛红。
    不过他仍是猜不到这是什么,且不认为这是份切结书,毕竟她当时不会想到会要他立下切结吧!
    「你现在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吗?」他温柔地问她。
    她缓缓将它打开,先映入他眼帘的是四个红色大字--「结婚证书」。
    夏兰欣娇羞说:「那时我们正在准备给彼此的毕业礼物,找上了客制化的产品,那时看到了这个,我们都非常喜欢,而且我们还约定要作彼此的证婚人……」
    「这是你要让我签的切结书?」
    她浅浅笑着。「我们未到法定年纪,也没有监护人的同意,自然不成效力,但是我们彼此都认同这张证书,生效只是时间问题,我们不必拘泥于此,如同你不必在意爷爷们的规定,只要你将我看作妻子,我把你当成丈夫,我们便是真正的夫妻。」掩饰着羞涩,将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那你愿意在这上面签名吗?」
    官贤斌没有回答,在她桌上的笔筒拾起一只笔,就在这张证书上签下自己的姓名,接着将笔放进她的小手。
    夏兰欣难掩感动,微啜地写了自己的名字。
    他抚着她的脸。「我们是第一对用上这本结婚证书的人吧,你觉得下一个会是谁?」
    这话题让她改变了心情,笑着道:「菊闲吧,她看来桃花最盛。」
    官贤斌不置可否,只觉得她现在看起来好美,美得娇艳欲滴,美得让他全身发热。
    阿武的眼神教她忘了所有的事,夏兰欣踮起脚尖印上他的唇,双手贴在他发烫的胸膛。四片唇瓣合在一起的威力,激狂在两人身上奔流着。在两人签下结婚证书的那一刻,都意识到今晚即将是他们的新婚之夜。
    他温柔把她放在她的床上,把吻延伸至她柔细的颈子,大手往下搜寻美丽的宝藏,停留在曲线优美的女性山丘。她轻颤了一下,想要的更多,指引着他褪去她的上衣;他深深呼了一口气,才敢用微微发抖的手指解开内衣后扣。
    当内在美被解开的同时,夏兰欣急忙用薄被掩住身子,她迷人的锁骨引他想要欣赏更多。他轻轻拉开被子时,她并没有反抗,只是闭起了眼。
    微凉的空气触及她胸前的肌肤,很快又被一股温热取代。阿武的大手覆上柔软的半球,指尖碰击顶点上瑰红的蓓蕾,她的脸上充满着惊奇,虚软地再度躺回床上。
    她的反应让他更加激动,无法抗拒低头品尝她的甜美,夏兰欣喘息地弓起身子。
    「兰欣,我的新娘,你害怕吗?」
    她睁开眼睛,看见他眼中呈现着惶恐和疑惑,她摇头,希望能挥去他的不安。「阿武新郎倌,我不点都不害怕。」为了让自己的话更加有说服力,她圈住他的脖子试着去亲吻他的下巴和咽喉。
    官贤斌毫无准备,失去控制地吸一口气,自制全然瓦解。生理汹涌的波涛使得额头和胸口都冒出汗来,覆身在她躯体上,吻遍她悦人的胴体。
    「阿武~~」一声又一声呼唤他的昵称。
    「兰欣,我不能再等了。」他压抑地说。
    「我也是。」她抬头望着他,双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背。
    「我发誓我会一生爱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家人会如何反对,都不能阻止我们在一起。」
    她点头。
    他含住她的唇,用力吸吮她的舌,手脚并用除去两人下半身的衣物,将自己置于她修长的双腿之间。虽然都快濒临崩溃的时候,他还是迟疑着,因为他感到她身上一阵紧绷,这是她第一次,他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
    夏兰欣有未知的恐惧,但期待与阿武更进一步的结合临驾在那之上。「阿武,没事的,相信我。」她恳求着,圆臀朝着他靠近。
    他再把持不住,谨慎地进入她。
    「天哪!」她咬紧牙关,有一种撕裂的感觉传来。
    「对不起。」他喘息加上颤抖。
    「没事的。」她再说一声,语气中有着勇敢和决心。
    他嘴边有种嘲弄的笑,有时他觉得兰欣在他们的关系中更有男性的坚决。
    他认为应该要停歇一下,等她适应这种冲击,但正如他刚刚想的,她比男生还要主动。官贤斌察觉她开始蠢蠢欲动,牙齿轻咬着他的肩头,催促他进行下一步。
    「好的。」承诺一声。他小心地后退再进入,她呻吟并缓缓地配合他。她体内的热度让未曾有此经验的他很快就屈服在这狂野的融合之中,迸射而出。他舔着乾涩的唇伏在她身上。
    夏兰欣心里和身体同时悸动着。现在她完全拥有了这个男人,无论如何,她会抓牢他。她记住今天的日子,将来结婚证书也要压上相同的日期,不同年但要同天,这样才有纪念的价值。
    她不断地盘算着,告诉她身边的男人,他不断抚着她的头发,微笑地附合着她。她甜蜜地与十指交握,然后在他的臂弯中沉入梦乡。
新书推荐: 娱乐圈生存指南(金主高H) 诱骗狐狸(H) 茉莉雨(炮友转正)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传说中的故乡(人外;克系恐怖) 清歌难越【男小三上位】 川禾1v1 七零年代再嫁小叔子[穿书] 最后的三国2:兴魏 露水与鱼[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