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VII得逞

    夏兰欣睁开了眼,又急忙闭了起来,但知道这么做只是多馀,阿武的视线其实早已和她对上。昨晚的种种又浮现脑海,而现今也能感觉到彼此光裸肌肤接触着。俏脸一红,她又抬起眼帘看向他,他的俊脸也有着相同的红晕。
    他和她有着相同的感受;身心交流后使得他们心灵更加相近。两人签过名的结婚证书还摊在她的书桌上,不过怎么想想,昨晚好似是她用计诱骗他上她的床。这使得她的脸更加红了。
    「你该不会还想要吧?」
    才不是……她还没来得及回答,  他温热的唇就覆了上来,灵转的舌溜进她的口中,一早从这种甜蜜中苏醒真的很美好。
    过不久,官贤斌回他的房间去,她也迅速梳洗,两人共进早餐,一块上学,虽然不同车,一前一后,也让她感到高兴不已。
    方才在用餐时,官贤斌告诉夏兰欣,其实他们约会共游那日,接到了杨菲父亲打来的电话,基于同情她父亲担心儿女的心情,才去看看她,不过去到杨菲家前,在门口听见杨菲发脾气的声音,原来是她耍性子逼她父亲打电话给他,当下他便当面斥责了杨菲,所以在学校也明显和她疏远了。
    这么想来,的确在这段时间看杨菲虽然仍是死缠着官贤斌,但官贤斌却对她冷淡的可以。夏兰欣想自己是嫉妒心作祟,才没有看透这些。
    夏兰欣问他为何不早点告诉她,阿武只道她当时在气头上,或许听不进去。怎么会?她应该会相信阿武的话……应该会吧?反正误会解开就好,也没必要追究下去。
    接着一个月,他们在家都过着跟新婚一样的日子,好不甜蜜。至于章哲修之前在社团公开喜欢夏兰欣的事,在夏兰欣的要求下,对外宣布是场玩笑而已。不过章哲修还是对她很好,因为她在学校仍然受到大部分人的排挤,加上阿武疏远杨菲,杨菲好像都把气出在她身上,阿武没办法公开帮她,章哲修依旧保护着她不被别人欺负,像她的保镖一样,这样使得夏兰欣感觉更加亏欠着章哲修。
    因为他的表现让她确实相信他是真的喜欢自己,而如此一来,依赖他的帮助却心有别属,这像是一种利用,她会觉得良心不安。
    官贤斌知道夏兰欣的想法,所以私下去找了章哲修。
    「官贤斌,」章哲修在校园僻静的一处用讥讽的语气说道。「你找我到这种地方谈话,万一被人撞见,可是会引起蜚短流长,我不想别人对我的性向有所疑问。」
    官贤斌冷眼看着对方。风吹过树梢传来沙沙的声音,还有虫鸣和鸟叫。他不得已要约章哲修在这种地方碰面,不希望这件事传到夏兰欣的耳中。
    「如果有人出现,我们可以打上一架,就不会有不堪的传言。」他平板地说。「你意下如何?」
    章哲修朝他靠近一步,抬高他黝黑的浓眉,同时不断活动着指关节。「所以你找我是为了要打架?」
    官贤斌耸耸肩。「那要视你的反应而定了。章哲修,请你别再靠近夏兰欣,你难道看不出来她很为难?」他的视线没有看章哲修,而是看着自己握紧的拳头。
    「我有两个理由必须接近她。第一,我无法忍受别人欺凌她;第二,我认为或许你才是那个令她为难的对象。」
    「你说什么?」官贤斌虽然自认修养还算可以,但章哲修这人在在都能挑起他的怒火。而对方现今看来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章哲修让他觉得自己像个毛头小子。
    「耐着点性子,像你这般急燥的个性将来要如何经营家族事业?」
    「这点不劳你操烦。」
    「如果你对自己有自信的话,应该不会担心我的存在。话说回来,我对自己倒是很有信心,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去守护夏兰欣,你若是不能守护她的话,不如趁早离开她。」章哲修挑衅地说。
    「你根本不了解我和兰欣的关系。」他全身紧绷的程度犹如准备随时冲上前。
    章哲修却毫不在意,他冷冷一笑。「你错了,我比任何人都更了解你们的关系。」他说完自顾自往校园走去。
    官贤斌觉得事有蹊跷,这个人看来不对劲,难道他是爷爷们派来的手下,看来有必要去调查他的来头,不过在得知结果之前,还是别告诉夏兰欣,免得她担心。除此之外,心中有股微微的不安,有如风雨欲来的预兆。
    该死!好不容易日子过得平静一些~~
    无论如何,他一定会守护着夏兰欣的!
    正如官贤斌所想,平静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风暴随即来临,挟带雷电,害他和夏兰欣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岌岌可危。原本已是满是荆棘的道路,还潜伏着不安好心的歹徒伺机破坏他们。
    特别教授狄克隆透过学校董事安排和杨菲进行一次秘密会面。如果要拆散官贤斌和夏兰欣两人,当然从第三人方面下手才是最直接的方式,原本先前在学校里听说杨菲和官贤斌走的很近,他还松了一口气,暂且回到夏家的公司里工作,没想到前两天回到这里巡一趟,居然听说官贤斌自己觉得配不上杨菲,所以不想耽误她的青春,与她刻意保持距离;这个消息不管是哪一方说的,但事情内幕必定不这么单纯,狄克隆自然要调查清楚。
    会面后,经过他说明很看好她与官贤斌郎才女貌的一对,杨菲也就老实将情形告诉了他,说是因为自己装病骗了官贤斌,他才愤而与她绝交。她的情绪万分沮丧,看来对官贤斌投入全部的情意,狄克隆表示非常地想帮助她。
    反正官夏两人的关系露馅,势必导致他们跟长辈的约定破局,即便官贤斌带着夏兰欣私奔,对狄克隆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夏家孙辈年纪都尚小,公司会更加仰仗他的能力。
    于是狄克隆把官贤斌和夏兰欣交往的秘密告诉了杨菲。
    「夏兰欣跟贤斌是情侣?」杨菲猛摇着头。「我不信。」
    狄克隆暗自嘲笑这个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愚蠢女孩。他拿出一张相片放在杨菲的面前,上面有一对男女甜蜜地相依偎。「这相片里头的一对就是他们,他们已经交往了快五年。」相片是透过侦探去追查官丶夏两人的过去,好不容易从夏兰欣朋友的手机里骇的资料。
    相片的女生五官真的与夏兰欣神似。杨菲虽然嘴里说着不信,但脸上已变得暴怒涨红,感觉自己被他们玩弄在鼓掌之中,一向高傲的她更受不了这样的事。
    「那你能怎么样帮我?」
    「你可以拿这张相片去威胁他,他们之间的恋情一见光就死。」他露出奸邪一笑。「当然你不能真的让他们曝光,这样他会恨你,我也不希望变成这样。」让恋情曝光是狄克隆第二个选择,唯有让夏兰欣嫁入狄家,他接手夏氏公司的美梦才能成真;当夏兰欣失恋心碎之时,再让他的儿子趁机接近她,突破她的心防。
    杨菲鬼迷了心窍,也没想为什么狄克隆会要帮她这些事,不管他有何居心,她拿了相片就直接去教室里找了官贤斌。
    「我有话想对你说。」她劈头就说。
    官贤斌见到她时,皱了皱眉,碍在旁边当有他人,他压低音量道。「我说过我们最好别再有交集,对外的宣称也尽可能保护你的名誉,为何你还要把事情复杂化?」
    她看来怒气冲冲,什么话都听不进去。「我把事情复杂化?复杂的人是你吧!听说你有个交往五年的女友,我问问你,这传言是真的吗?」
    他一听知晓事态不对劲,拉着杨菲的手往外走。她冷笑了两声。「拉我去哪?不是说不要跟我有交集。」
    官贤斌带她到校园里最僻静的地方,上回他才找过章哲修来这儿谈话。他在心底暗讽此处快成为他的堡垒似的。
    「你从什么地方听说这些事?」
    「你别管我在哪儿听说的,我只问你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他想她也并不确定这件事的真实性,所以不必对她说真话。「我交过女朋友,这种事并不稀奇,难道杨菲你不曾交过男友吗?」
    「如果你的对象是夏兰欣的话,那就很稀奇!」杨菲在包里拿出狄克隆给她的相片。
    官贤斌当场脸色就变了。一来,他知道相片一定是有心人士刻意交给杨菲,那人肯定处心积虑要破坏他跟夏兰欣,他们得小心提防,再者杨菲个性冲动,非常有可能将相片外传出去。
    「你没有否认,我就当这相片是真的,原本我还以为只是合成相片。」她的嘴唇颤抖。「贤斌,我对你感情用的这么深,可是没想到你竟从头到尾都在利用我。」
    他可没有想过利用杨菲,从来都是她一直缠着他……可是他现在不能激怒她。官贤斌小心翼翼地问。「你打算要怎么处置这张相片?」
    「哈,你可紧张了,跟那人说的一样。让我想想,我要怎么处理这张相片,贴在学校网站吧!啊,还是做成传单,然后每人发一张。」
    看着她恶毒的脸,官贤斌握着拳头却无法发作。「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肯收手?」
    这点可是说进杨菲的心坎中。终于抓到他的把柄了,这份认知让她心中大快。她将相片收回自己的包包中,这对她来说可是一件珍宝啊。
    他还等着她回答。「杨菲?」
    对方嘴角浮出得逞的笑容。
    「往后一切都得听我的。」
新书推荐: 但是没关系 我家猫猫是邪神 与我相守这很难么 被虫族饲养的注意事项 怎敌他百般引诱 娇缠春山 将军的养花手札 无限世界原住民 我在星际直播种土豆 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