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留在身边

    天啊,居然真的是凯瑟琳,玛丽绯红的脸忽然变得惨白,她疯狂的想要挣脱亨八,摔到地上,斗篷落下,露出她狼狈不堪的模样。
    “妈,妈妈……”玛丽慌忙的想要遮住身体,却在凯瑟琳愤怒和被背叛的眼神中,呆在原地。
    亨八却异常的冷静。
    凯瑟琳气的胸口在剧烈喘息,亨八是个风流皇帝,他的情妇那么多,只有安妮?博林让她真真正正感受到威胁。
    贤惠的王后,甚至在自己有孕,都安排了情妇侍奉亨八。
    然而她感到窒息,她受到来自丈夫与女儿的双重背叛,这怎么可以,上帝,眼前的一切一定都是梦。
    “凯瑟琳,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不记得有允许你出金博尔顿。”
    凯瑟琳已经完全被愤怒占据,看向自己的女儿,心痛中也夹杂了一丝憎恨。
    就是这憎恨,让玛丽站在原地,根本就不敢上前,哪怕解释一个字。
    “不是你派人来对我说,我的监禁已经解除了吗,如果不是这一次,我根本不知道,你竟然跟玛丽……”
    凯瑟琳根本就说不下去了,她泪如雨下,哪怕在最艰难的时候,她也没有哭泣过,阿拉贡的凯瑟琳,永远像个战士。
    可她受到了丈夫和女儿的双重背叛。
    亨八却完全无动于衷,他扶着玛丽,却发现她不仅面色苍白,还浑身冰冷,目光呆滞毫无焦距。
    阴沉的脸扫过凯瑟琳,直接看向凯瑟琳身后两个西班牙婢女。
    “杀了吧。”
    不知何时,托马斯?克伦威尔出现,身后还有两个手拿长管枪的士兵,一上来就绑住那两个西班牙侍女,带到偏僻的空地处决。
    凯瑟琳悚然:“亨利,你想做什么?你要杀了她们?不,不,你不能杀了她们。”
    亨八毫不留情:“不杀了她们,消息会传出去,你想害死玛丽吗?”
    “害死玛丽的不是你吗,你身为父亲,居然跟她做这种事,你有想过一旦消息泄露,会是什么后果。”
    “所以要杀了她们。”亨八的心狠手辣,凯瑟琳已经领教过了,但她没想到他说杀人就杀人,那是她从西班牙带来的孩子,一直忠心耿耿。
    玛丽没想到,托马斯?克伦威尔和骑士团成员会出现,那些侍卫穿的与传统骑士团不同,衣服全是暗色的,沉默而安静,像个雕像。
    如果这些人,一直在亨八身边保护他,就说明,他们,早就知道了。
    玛丽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抖动。
    太冰了,她露在外面的手臂,亨八在皱眉。
    在这片土地上,只有凯瑟琳无条件的爱着她,是她最后的亲人,她所做的一切不能说都是为了凯瑟琳,但妈妈不开心,甚至用带着恨的眼神看着她。
    不,不要这么看着她,她错了,她对不起妈妈。
    “你这样做,不怕被上帝惩罚,死后会下地狱吗!”凯瑟琳双目猩红,对他发出诅咒。
    这一次,他们之间的矛盾,比任何一次都要猛烈,一切都是因为她,玛丽有些恍惚,如果她没有出生,就好了,如果她是个男孩,就好了。
    妈妈会保住王后之位,父亲也会以他为荣,一定会非常,非常的爱她,绝不会这样折辱她。
    “玛丽!”亨八察觉到自己的臂弯一沉,看到的就是玛丽惨白的脸和紧闭的双目。
    “天哪,天哪,我的玛丽,我的玛丽。”凯瑟琳王后想要靠近,却被侍卫挡住。
    “我的女儿……”
    亨八一把将人横抱起来,完全没好气:“要不是你,玛丽会晕倒吗?”
    凯瑟琳不住的摇头:“这怎么能怪我呢,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是不是你逼迫的玛丽,我的小玛丽,一直都是乖孩子,她绝不会主动勾引父亲。”
    亨八抱着人往城堡里走,还对托马斯?克伦威尔使了个眼色,控制住凯瑟琳的侍女,保证她们不会乱跑,传出什么闲话。
    玛丽一直在出冷汗,身体的热度不断升高,痛苦的呓语。
    亨八的心,很焦灼,有只看不见的手,一直在攥他的心脏,让他几乎喘不上气来。
    “天啊,天啊,我的玛丽,我的女儿。”凯瑟琳一直在哭泣,哭的亨八烦躁极了。
    “够了,别再哭了!”
    医生已经到了,诊断玛丽是情绪冲击才晕了过去,也可能是疲劳导致的,有些发烧,建议放血。
    亨八看着纤弱的玛丽,拒绝了医生的提议。
    这些庸医,无论什么病只会放血。
    “你想把所有人都引来这里,看到玛丽这幅样子吗?”
    被离婚威胁,凯瑟琳从不惧怕自己的不再成为英格兰的王后,她只担心,自己的女儿会失去继承权,再也没人能保护她。
    凯瑟琳压抑怒气:“难道陛下不是罪魁祸首吗?是你害的玛丽变成这样,她是你女儿,你怎么敢,怎么敢……”
    她气的连嘴唇都在哆嗦。
    “欧洲皇室,为了加强皇权,近亲结婚又算什么。”
    虽然各国法律不同,但大抵都差不多,比如法国现任国王弗朗斯科一世,跟前任国王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他是老国王的女婿,而法国的法律,公主不能做女王,老国王疑似,弗朗斯科直接上位,王朝都改了别人的姓氏。
    欧洲皇室的乱伦,可并不少见。
    “但你们是父女!”凯瑟琳恨不得杀了亨八,杀了他,按照婚姻关系她也可以做女王。
    亨八只是看了凯瑟琳一眼:“埃及皇室父女成婚,并不少见。”
    那是古代埃及,可不是现在的埃及,而且欧洲不是自诩先进和文明,父女之间有奸情前所未闻。
    “收起你的想法,凯瑟琳,我承认你很受爱戴,但你杀不了我。”
    亨八目光平静:“我不会让玛丽离开,我已经打定主意,这辈子都要把她留在我身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新书推荐: 娱乐圈生存指南(金主高H) 诱骗狐狸(H) 茉莉雨(炮友转正)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传说中的故乡(人外;克系恐怖) 清歌难越【男小三上位】 川禾1v1 七零年代再嫁小叔子[穿书] 最后的三国2:兴魏 露水与鱼[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