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重操副业

    偌大的机场里熙熙攘攘的,往来不绝的人群里有重逢的喜悦,也有分离的不舍,各种各样的情绪都出现在了不同的每一个人脸上。
    黎以朔办完行李托运后,白榆还依旧陪着他没有想要先离开的意思。
    ”行了,你先回去吧,回去注意安全。”黎以朔嘴上说着让白榆回去,可那手还紧紧牵着不舍得松开。
    白榆摇着头说:“不要,再陪你一阵子。”
    黎以朔被公司派到外地出差负责新项目,短则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回海城。这天白榆主动请缨说要去机场给他送机,从家出发坐上黎以朔副驾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到了半路才慢慢有了依恋。自从黎以朔回国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分开过的一天,人一旦对一些物或人产生了习惯,那就很难戒断。即便她和黎以朔有过一段缺失了彼此几年的空隙,她也可以试着回到过去的习惯,只不过从有到无还是太难了。
    从黎以朔的视线看过去,白榆低着头看不清她的神情。从托运区走到安检区的这段路距离不远很快就到了,在黎以朔停下脚步的时候,白榆也松开了他的手,酝酿了下情绪才抬起头来看向黎以朔。
    “认真工作,好好吃饭,早点回来。”
    白榆是笑着和他说的,只不过这个笑在黎以朔看来多了些勉强,他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白榆的情绪变化。
    黎以朔摸了摸白榆的头,安慰道:“好了,都听你的,给哥哥再抱一下吧,好不好?”
    黎以朔张开了双臂,白榆也识趣地踮起脚都着他的脖子抱了上去。黎以朔凑近了白榆耳畔轻声说了一句:“你还说溜了一个,我还要多多想你,那你呢?”
    白榆不语,觉得他那是在明知故问,于是不想回答他。
    黎以朔用手指按了按白榆腰间的软肉,这里软绵绵的跟她的性子一样,他知道摸她这里她就会服软,又闷声道:“嗯?”
    白榆没好气地说了句:“知道了”,接着松开了他的怀抱,飞快地在黎以朔的唇上啄了一口,“我也会想你,满意了?”
    其实白榆不是一个喜欢在公众场合有太多亲密行为的人,别说此时的黎以朔都定了下,就连她自己也意外自己的举动,原来和黎以朔在一起后,她原本守着的秩序也在一点一点崩坏。
    黎以朔缓缓抬起手摸了摸刚刚被宠幸了的唇,似乎是在回味。这时候赶着人走的人又变成了白榆,她推开了以朔,“快进去吧你,等下满广播喊你名字,丢的可是你的脸,我可不负责任。”
    这一次,两个人是又分开了,可这一次彼此都带着份盼望。
    白榆目送着黎以朔进去安检区的身影,直至完全看不到他才转身离开。没走几步路,手机就传来了震动,一看通知栏发现是黎以朔传来的信息。白榆笑着解锁了手机,自言自语着:“真黏人。”
    「我的脸面不值钱,你是用对我负责就行^^」
    白榆按着键盘打下了几个字,「不要脸!」
    ……
    在出差的头几个晚上,两个人都会打一通电话,聊一些有的没的,讲什么内容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听见彼此的声音。即便是说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也会因为彼此而变得有意思。
    到了第五天的时候,黎以朔提前和白榆说了晚上有应酬的饭局没有时间和她煲电话粥了,白榆索性也用了晚上的时间把很久没写的台本写完。到了很晚,白榆洗完澡的时候一出来,就听见了手机响起的铃声。走到床头柜拔了充电线,拿起手机一开原来是黎以朔打来的视频通话。
    白榆想也没想也就按了接通的按钮,都没顾及现在自己是一副怎么样的仪容仪表。
    通话一接通,白榆手机上显示的对方画面是昏暗的天花板,她对着屏幕喊了声黎以朔的名字,“黎以朔?人呢?”。
    黎以朔拿着手机后躺在沙发上,原本编辑好信息想问她睡了没,以为自己发了出去,手里就拿着手机,垂下了双手,仰靠在沙发上,不料却错手按了视频通话。直到听到白榆的声音后,黎以朔才意识到,他立马又拿起了手机,把镜头对准了自己的脸。
    “喝酒了?”白榆见黎以朔反应比平时要迟钝些,脸也有几分红。
    黎以朔点了点头,“就喝了一点,我容易上脸,看着很红吗?”
    “对,很红,像猴哥屁股。”
    黎以朔嗔笑了声,“胡闹。”
    “那不闹了,你早点休息吧,我挂了。”
    见白榆想要挂掉电话的动作,黎以朔立马就喊停了她。都怪酒精的作用,连黎以朔都学会了撒娇。
    “不要,再陪陪我嘛…l
    白榆原本想爽快反应,可转念一想又有了新的念头,“陪你也行,但我的时间很宝贵,你要拿东西和我交换。”
    黎以朔一脸疑惑,“拿什么交换?”
    “你的声音,重操副业如何?”
新书推荐: 娱乐圈生存指南(金主高H) 诱骗狐狸(H) 茉莉雨(炮友转正)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传说中的故乡(人外;克系恐怖) 清歌难越【男小三上位】 川禾1v1 七零年代再嫁小叔子[穿书] 最后的三国2:兴魏 露水与鱼[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