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视频调教(h)

    白榆切出了视频的页面,找到了晚上备份到手机上的一个文档,然后发送到了和黎以朔的聊天窗口里。
    “哥哥,看看我刚刚发你的。”
    黎以朔闻声后就切到了聊天窗口,文档上面写着两个字“调教”,这是白榆晚上写的一个视频调教本。说起来也是巧合,写的时候完全没有预料到里面的内容将是接下来也发生的。
    黎以朔点开文档,快速地浏览了一遍里面的内容,看完之后对着视频画面的白榆说道:“你喜欢这种?”
    里面的内容很难不让黎以朔代入,台本里的设定是一个金融大佬出差把自己包养的金丝雀留在了家里,远程调教的故事。巧的不仅仅是黎以朔在出差,还有的是他也从事着金融行业。
    像是小心思被拆穿了,白榆含蓄地笑了一下,“那你就满足下我这一次吧,我的好哥哥。”
    “给我两分钟时间。”
    白榆点头嗯了一声,随后视频通话的画面从黎以朔的脸变成了昏暗的灯光映衬下的天花板。接着她听到了玻璃碰撞的声音,然后是水声,凭借这些大概猜到了黎以朔是在喝水。等到人再回来的时候,白榆调侃了一句:“去了润嗓呢?”
    “把手机立起来放床头上。“等再回来的时候,黎以朔的语气已经变为了命令。
    白榆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在说着自己写的台本的台词了,还拿着手机没有立刻动作。
    这回黎以朔提高了音量,又再命令了一遍,“我说的话都没听到吗?我说把手机立在床头。”
    白榆起身,按着黎以朔说的话做,下一秒手机里又再次传来他的声音,“自己找好角度,要对准你的骚奶子还有骚逼,给我好好检查下我不在家的时候日子里有没有擅自玩自己。”
    白榆放好手机,然后退后做在了床尾上,当真找好了角度,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的,小榆很乖的。”
    “把衣服全都脱了,全部都不留,然后跪坐在床上。”
    白榆一一照做,圆润雪白的双乳暴露在空气当中,不知道是不是刚刚洗过澡的缘故,皮肤看起来特别细腻。
    黎以朔的潜意识里不知怎么的就感觉那双奶子应该会和舒芙蕾一样又软又甜,还一样好吃。
    “张开嘴,把手指一根根塞进去包裹着,往里面吸,用口水打湿它,然后听我的声音。三…二…一…停,吐出来,是不是都变湿润了,再舔下指尖。”
    白榆伸出舌头,舌尖轻轻舔弄着。
    “好孩子,真棒”,黎以朔看着这样的白榆,内心充盈着欢愉,他还想要更多,“手指全都湿了,现在想摸哪里?先摸左边的好不好?把手指放在乳尖上,轻轻触碰着,是不是还软软的?慢慢摸,把它弄硬,想像着是主人在摸你。”
    指尖触碰上乳尖挑逗的瞬间,白榆第一反应是觉得很奇怪,因为每次她自己触碰的时候都极少有感觉,可这一次在黎以朔的引导之下居然有了不一样的体会。只触碰着一边,另一边就总感觉空落落的,白榆下意识扭了一下身子。
    “另一边也想要了?那用两只手分别摸着你两边的奶子。这次要更重一点,先掐着那头往外扯,是不是已经硬了?那就把两个乳尖给我按下去,然后自己再揉几下奶子。舒服吗?”
    此时的白榆只顾着自己,根本无暇顾及回答他。
    黎以朔不满,“说话啊?舒服不?”
    白榆明明记得自己写的台本没有这几句的,可是黎以朔的语气好凶,她不得不点点头,说着:“舒服,玩得很舒服。”
    “那么现在都停下来,去摸摸你的腰侧,手掌若即若离地擦过腰间,想像一下是羽毛飘落在了上面,是不是觉得很痒?一下、两下、三下……然后现在把你的腿张开,张到M字型。”
    羞耻感在慢慢的调教之下已经慢慢耗尽,白榆毫不犹豫地张开了大腿,那里显然已经变得湿润。
    黎以朔轻声啧了下,“真不乖,这么快就湿了?是身体太敏感了,还是人太骚了?自己玩自己都能湿成这样。”
    身下传来磨人的空虚感,白榆把手放到身下想摸摸小穴,然而事情已经开始逐渐变得和原来台本写的内容不一样了。
    “我允许你摸了吗?先把手放在大腿根部上,用你的手掌摩挲着,想象下是我用着龟头在戳你的腿心。”
    “我听到了很沉重的喘息声,是你发出了吗?我很喜欢你这样,再叫大一些,我要整一个房间都能听到你的骚叫,可也只有我能听到。“
    白榆看着屏幕里的黎以朔,里面的人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忽然有些不爽,停下了动作埋怨道:“停下停下,你都不是按着我写的台本说的,这不公平。”
    黎以朔切换回了平常说话的语气,“你不是也很喜欢的吗,怎么就不公平了?”
    “我说不公平就是不公平,除非……我们一起。”
新书推荐: 但是没关系 我家猫猫是邪神 与我相守这很难么 被虫族饲养的注意事项 怎敌他百般引诱 娇缠春山 将军的养花手札 无限世界原住民 我在星际直播种土豆 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