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h)

    最后,得到天君允许的绯,却没有去他弟弟星悬仙君的订婚宴。
    她的原因既简单又复杂——没有想好礼物。而去宴会,不可空手。
    对了,星悬仙君不正是收集有关她的手的指甲残片吗,她想送的,就是有关自己手的部分。
    手指,一只,两只……还是全部?她都可以做到,但是切下来,放进去,身为宾客的她,突然没有手,会很奇怪。
    她不想破坏别人的宴会。
    枕鹤虽帮她处理好了,连同她的那一份贺礼一齐送上。可是还不够。
    她和星悬仙君是足够亲密的关系,为表诚意,定要自己送上一份。
    入夜了,在只有她一人的深院,绯举着一柄利刃,在思考究竟要怎么切才会既爽利又雅观。没关系,无需担心她以后会变成独手人,仙人都有自愈能力。
    “就这里好了。”
    她摸了摸腕骨,随后,举起利刃……
    “你在做什么?!”
    星悬仙君居然是翻嫂子墙头进来的,绯仍被关在枕鹤的宫殿内,但今夜,天君要忙于边防。
    当啷一声,绯手上的利刃被星悬用手弹开直掉到地上去,为保安全,他还用脚踢到更远。
    “我就知道,你也会难受……”
    “嗯?”绯露出疑惑的表情,“我还什么都没有做……”
    话还没有好好说完,绯便被不由分说地拢进星悬的怀里,哦,他定是以为阿嫂要为了他殉情。
    “你在想什么,星悬?”
    绯是出于好奇在问,可惜,他们现在鸡同鸭讲。
    “那日后,我便很担心你。”星悬回答,“兄长劝我,最好应下婚约……”
    他是为了她而轻易上当的吗?绯想,真好,那她就不用送礼了。
    “抱歉,没有什么礼物送给你。”她说。
    星悬看到面无表情的绯,为何要强调礼物?一定是她也不愿他应下。
    来时,他气得要质问绯为何不来,为何不去找他,他等她等得好辛苦。
    而现在的仙君,乖乖在被绯所训斥。
    “既然已订婚了,就不该在入夜后来见我。”
    看着绯冷漠的表情,仙君心里却好甜蜜,她是为了婚约而在故意生气么。
    星悬低下头,嘟囔道:
    “可是……我好想你。”
    “我知道了。”
    绯是从字面理解意思,说的话,亦是字面意思。她知道星悬在想念人,然后,她就应该回到房间内,因为现在是深夜。
    “不要走。”星悬拉住绯的手,“我们,不可以再待一会吗?”
    回头,绯看到星悬可怜巴巴的脸,她像长辈似地握住他的手,然后,拍拍。
    “星悬最近很辛苦吧。”绯突然显得很老沉,她安抚道,“不过,我们真的应在白日见面。”
    此刻的仙君,将绯的话语完全理解到另一条道路上。绯在生他的气,以及,她需要他哄。
    “我好想阿嫂?”他把绯拽回来,贴在她的耳边说话,“我想阿嫂的气味,声音,和她的身体……”
    星悬的手不安分,他已是沾过肉欲的人了,食髓知味,他慢慢抚上绯的腰肢。
    好痒,绯想。随后又嗅了嗅自己,没有什么特别。她应该回房了。
    星悬瞧出来,此夜的绯没有和他调情的意思,是他还不够低么。
    他求她。“阿嫂不是提及礼物……”
    那两个字就像咒语,让本要离开的绯安静下来。她任由星悬注视着,等待他的下句。
    “我想要你,阿嫂。”
    绯没有说话,思考了一会,她站起身,来到院子的绿植处,用铲子开始挖土。
    砌一个相仿的人偶,她可以。
    星悬在这时才反应过来,原来从一开始,绯就没有心疼过他。
    “我不要这个!”他故意用恶狠狠的语气。
    “星悬现在很无礼。”
    绯露出无奈的表情,她不懂,还有哪里不够。
    “我只要阿嫂……”星悬凑近她,提起她的手,去抚摸自己,“我只望阿嫂能喜欢我。”
    如此直白。绯现在也明白了,星悬还想和她做。
    “你已经订婚了。”她否决他。
    “那又怎样?”星悬实在委屈,“兄长与你,不也是么。”
    “星悬想做和我们一样的人?”
    绯在某些时刻,好像亦有是非之分,她知道违背契约是错,但这个错,是为了测试绝对的自由而自甘堕落。
    她在给他机会。
    冷哼了一声后,星悬笑道:
    “阿嫂觉得,我又是什么好东西?”
    究竟是谁在同化谁,说不清了。绯要为自己造成的局面负责。
    “你要我帮你咬么?”
    绯问,同时她张开了口,显然是会做到底的样子。
    星悬在兄长的殿宇内,侵犯阿嫂软滑的口腔。
    只要命令合适,绯就是只会听话的痴女,星悬喜欢阿嫂这样。他不想做个好货色,他想要她,操她,把下贱的事做一辈子。
    “我想看阿嫂的脸。”他命令。
    那是一张如幼鹿般无害而纯洁的脸,现在,却有一根丑陋的肉茎在她的脸庞游走。
    她伸出舌头舔弄,像在舔舐糖果一样,抬头,绯将自己伺弄男人肉茎时的淫色模样,一览无遗地展示。
    还可以用胸去弄。她保持着跪坐姿势,空出手,解开胸前的衣衫,将星悬的肉茎放到自己丰满的乳房中间。
    白花花的胸部,包裹,揉搓着男人的胯下之物。
    星悬就这样看着绯,那个在情欲中享受,堕落的女子。
    “阿嫂真的很贱。”
    他是怎样说出这样的话的?不知道,在那一刻,他就是想用言语更加玷污她。
    绯没有反应,相反的,她微笑起来。
    将头深深地低垂,肉茎紧紧夹放在她的胸内,上下,吞吐,绯知道如何让对方感到快乐。
    “嗯……”有男子的低吟。
    随后,她感觉到自己的后脑被人按住,再深一点,她的口腔,舌头,应包裹得更深一点。
    “唔。”绯发出窒息的喘吟,所含之物过于粗,长,她吞不下。
    “要都吞下去。”
    这是令她感到为难的命令,但既然对方想要,绯会为他做到。
    “呜……”
    太深了,绯的口腔已全然被男子的胯下粗物充满,还不时被顶弄到咽喉深处。绯是无法控制地在流泪。
    “嗯……嗯……”
    星悬有节奏地按压绯的头,她的喉间,亦发出因他而奏起的娇喘。
    绯套弄得更紧了。她希望他射,就射在她的嘴里。
    但是好长。
    绯觉得自己的脸好酸,已经做了有多久呢,为何还不结束。
    她暂停了动作,抬起头,可怜,却又主动要求。
    “可以射在我的嘴里吗?”
    做小伏低的绯是可爱的,没有人会不想满足她的低微要求。
    可是今夜的仙君很坏。
    在套弄到绯所承受的极限时,那张纯洁的脸上,泪,与无法控制而泌出的口涎将她彻底污浊,仙君才满足了绯的要求。
    一刹那,大量浑腥,乳白的温热液体,充满了绯的口腔。
    要溢出了,绯的嘴无法吞进如此多的量,她将手拢到自己嘴前,任由那些液体从口腔流到手心。
    要喝下去。
    这是条无言的命令,已然污秽的事定要做到最后一步,她跪坐在那,像一条幼犬般食用完主人要求的食物。
    只有欲,欲也快乐。
    可在事后,绯撇过脸自己去整理衣衫。
    星悬在这一刻才意识到自己犯了怎样的错,绯不会生气,只会沉默地将他归入另一类。
    他不是好货色。
    他和其他人,越来越像。
新书推荐: 娱乐圈生存指南(金主高H) 诱骗狐狸(H) 茉莉雨(炮友转正)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传说中的故乡(人外;克系恐怖) 清歌难越【男小三上位】 川禾1v1 七零年代再嫁小叔子[穿书] 最后的三国2:兴魏 露水与鱼[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