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书屋 > 其他类型 > 仇蚀 > 仇蚀 第42节

仇蚀 第42节

    愤怒至极,罗嘉豪把熊萍萍当成了女儿罗小芳,又是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
    熊萍萍自始至终憋着一口气,所以即便是被打的眼冒金星,她仍然是头脑清楚、思维敏捷。慢慢地转过头来,面对着这个双目猩红的男人,她冷冷的质问道:“你口口声声说,赵阿姨抛弃了小芳,可是在你的手里有一张小芳名字下的银行卡,每个月雷打不动都有钱,这些钱,是哪里来的?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小芳就不清楚。事实上,这笔钱是谁给的,小芳从一开始就知道。赵阿姨从来没有抛弃过小芳,小芳能活到今天,也是赵阿姨一点一点血汗钱供出来的……”
    “那是她的女儿,她本来就应该给钱……”
    “当然,这是她的责任。只不过这笔钱仅仅是她对小芳的责任,与你无关……”
    “你说什么?”
    “不管是我的钱,还是赵阿姨寄过来的钱,都是小芳的救命钱,是给她一个人用的,是让她活下去的钱。不是让你去讨好另一个人、抚养另一个孩子的钱。凡是挪用了这笔钱的人,等同于剥夺了小芳的生命权。这样的人,都是杀人犯,都该死……”
    “你混蛋。”罗嘉豪再次愤怒了,狠狠地一巴掌,将熊萍萍打翻在地。
    “对面的绑匪,你已经被包围了,赶快释放人质,这是你唯一的出路,赶快释放人质……”
    就在这时,耳畔响起冷冷的警告,再加上刺耳的警笛声,让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熊大裕报警了。
    这个狗杂碎,出尔反尔,想害死自己吗?
    就在这时,耳畔传来低低的笑声,回过头去,果然是熊萍萍,他歪在地上,得意的笑着,而且越来越大声。外面,警察的威胁还在继续。他心烦意乱,再次把熊萍萍从地上提起来:“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报的警?”
    熊萍萍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哈哈大笑,笑的恣意妄为。
    “王八蛋。”罗嘉豪又是打了她一巴掌。
    “罗嘉豪,赶快释放人质。你的女儿心脏病突发、危在旦夕,她在等着见你一面。”对面的警察高声喊道,“我知道你是为了你的女儿,熊大裕拖欠工资,耽误了你女儿的病情,的确不该。可再怎么说,你这样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想想你的女儿,我相信你也不希望在你女儿眼里,你就是一个绑匪吧。你女儿在等着你,快去吧,不要让你的女儿在这个世界上留下最后的遗憾……”
    罗嘉豪蒙圈了,这是什么意思?熊大裕拖欠工资、自己为了女儿绑架了熊萍萍?
    “看来熊大裕为你的勒索找了个好理由。”
    悠悠的声音响起,转头看去,熊萍萍尽管满脸是血,却也掩不住嘴角的冷笑。
    “如果你现在出去自首,说不定还是一个走投无路、为了女儿铤而走险的完美父亲。”熊萍萍淡淡的说道。
    罗嘉豪犹豫了,说不定到此为止,还有回旋的余地,只是……
    “秀芬到底在哪儿?”
    “只要小芳还活着、只要你答应,把钱拿出来,给小芳做手术,我就告诉你。”
    罗嘉豪看着她,犹豫不决,事到如今,他无法相信。张秀芬和他说过,她丈夫叫赵辉,微信上那个阿辉十有八九就是他。秀芬现在在他手里,祸福难料,就算是自己找到她,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尤其是那个孩子……
    想到女人肚子里的亲生骨肉,罗嘉豪决定再赌一把。于是他看着熊萍萍,刚要看看,手机铃声就响了,这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看了眼熊萍萍,他接起了电话--
    “喂,是熊女士吗,病人罗女士因为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刚才她让我给你打电话,告诉你,她走了……”
    这句话如同一个炸雷,瞬间在两人本就不平静的气氛中炸开了一朵绚烂的火花。二人顿时愣住了,但也一秒钟,罗嘉豪举起手机,重重地摔在地上,而后猛地拽过熊萍萍,拿出一把匕首,抵在她的脖颈。
    这个动作太快了,以至于熊萍萍想要惊呼都来不及。等她反应过来,只感觉冰冷的刀锋抵住了自己的咽喉,那刺骨的寒意让她有一种死期将至的绝望。或许不应该是绝望,对她来说,是一种希望,一种解脱,马上就可以见到妈妈了,还有小芳,这两个世界上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啊。
    所以,她的脸上再无惧色,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释然的微笑,真的可以结束了。
    “罗嘉豪,不要乱来,想想你的女儿,她还在等着你的归去……”在外面守候的警察显然发现了他的疯狂,立刻高声制止。
    “放屁,小芳已经死了,是你们害死了她,老子还活个屁。”罗嘉豪大声喊道。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没了声音,想必那些警察也是刚刚得到消息,震惊不已,正在商量着对策。罗嘉豪却管不了那么多,现在的他双目猩红、喘着粗气,既是疲倦也是愤怒,同时还是悲伤。不管怎样,那是他的女儿,父子俩相依为命、携手并肩二十年,那种感情,甚至连和自己肌肤之亲的张秀芬都无法比较。
    曾几何时,他认为她走了,他就可以解脱;不曾想,在得知她去世的消息后,心里好像有什么轰然炸裂,整个人陷入了无尽的悲伤……
    “还真的会现学现卖啊,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伟大的父亲……”
    就在这时,耳畔响起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抬头看去,对面的熊萍萍在冲着自己冷笑--
    “有本事你告诉警察,小芳为什么会死?是因为你想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擅自挪用了小芳的医疗费、住院费、手术费,还更换了进口药物。有本事你把事情的真相告诉警察,告诉他们,你为什么绑架我?就是因为我想救小芳、就是因为我发现了你们的秘密,你们想要杀人t?灭口。你们不仅容不得小芳,还容不得我……有本事你杀了我,只要我还活着,早晚有一天,我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揭露你们的虚伪,包括你、包括他熊大裕。来啊,杀了我啊,杀了我,你罗嘉豪就是个杀人犯。不仅再也无法去找那个张秀芬,就连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会知道你是她爸爸。不过,在别人眼里,你永远是小芳的英雄父亲。来吧,杀了我……”
    “啊……”
    罗嘉豪彻底被激怒了,眼看着他疯一般的向自己怒吼,熊萍萍再次笑了,这是一种解脱,她是故意的,想让他杀了自己,她想死,却不想无声无息地死去,她要让所有人受到惩罚,不仅是罗嘉豪。
    她想过了,罗嘉豪故意杀人,肯定会被捕,到时候一坦白,水落石出。她有理由相信,为了那个张秀芬和未出生的孩子,罗嘉豪肯定会一五一十说出事情的真相。到时候,他还是不是那个为了女儿铤而走险的英雄父亲,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只要他说实话,熊大裕必然会牵扯其中……
    妈妈,我终于为你报仇了。
    想到这,她唇角带笑,坦然地闭上了眼睛。妈妈、小芳,我来了。那把匕首似乎割破了她的皮肤,好疼。恍惚中,她看到了妈妈,向自己伸出手来,带着淡淡的笑意……
    就在这时,只听见“噗”的一声,好像是一阵风划过自己的耳畔。紧接着,身旁的力量突然消失,让她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瞬间跌倒在地。幸运的是,她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转头看去,那个男人瞪着大大的眼睛,眸子里却没有任何色彩,鲜红的血液在他的脸上蔓延开来,从那个额头上的血窟窿,看上去尤为恐怖……
    他死了吗?
    熊萍萍呆愣在原地,脑海里一片空白,耳朵里只剩下持续不断的嗡鸣声和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在她的身旁聚集了很多人,她不知道他们是谁,也顾不得抬头去看他们。躺在地上的那个男人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自己,让她移不开眼。直到其中一人推开人群,冲到自己面前、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别怕别怕,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熟悉的声音,熊大裕,自己终究没有逃过;只是熊萍萍不甘心……
    尾声
    龙城的陵园里,赵雪梅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将手里的纸钱一张张小心翼翼地在面前的铁桶里烧掉,看着那些色彩斑斓的图案化为灰烬,女人泪如雨下,口中喃喃自语,诉说着思念与后悔。在她的身旁,程宛拿着手机,开着摄像头,正对着前方罗小芳的墓碑,墓碑的照片上,罗小芳笑容灿烂。据说,死亡的前一刻,她抓住了医生的手,捐出了自己的眼角膜。
    摄像头的那一面,是身着囚犯的闫敏柔,她坐在椅子上,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泪如泉涌。
    过了很长时间,赵雪梅从墓碑前站起身来,但她的眼睛仍旧是恋恋不舍地盯着前方,似乎不愿意再离开半步。只是对于身旁的程宛来说,时间有限。
    “走吧,下次再来。”程宛拉了拉她的衣服。
    赵雪梅点点头,脚步却一动不动。
    程宛无可奈何,也不忍心催促,只能静静地等着他。前方suv的车灯一闪一闪,她知道不能再耽误了。
    想了想,她对她说,还要去看张萌萌。
    赵雪梅一愣,再次点点头,终于下定决心一般的转身,跟着程宛往前走。
    张萌萌对她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名字、陌生的人,可此时此刻,却又是她最亲近的人,因为女儿病故那天,她接受了女儿的眼角膜,从那以后,她会代替女儿活在这个世界上。可不管怎么样,在赵雪梅心里,没有人可以代替女儿。所以她一步三回头,不愿意离去……
    “谢谢阿姨。”手机那边,闫敏柔真诚的向赵雪梅表示感谢。
    “不用谢,我有我的目的。”赵雪梅态度冷漠。
    赵雪梅说的是事实,将宁秋叶死亡真相告知闫敏柔,并非她的本意,虽然这是熊萍萍的要求。初时,她秉承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拒绝了熊萍萍,但对方告诉她,如果警察查不出闫家祥失踪的真相,可能会提前返回龙城,到时候时间紧张,不利于采取行动。赵雪梅仔细一想,觉得颇有道理,便在熊萍萍自杀以后,以她的名义,将消息发给了闫敏柔。
    事实证明,熊萍萍的安排是正确的,警察的确是留在了河州,为自己绑架雄金金等人赢得了时间。只是对于那个和自己前夫媾和的张秀芬,自己去晚了一步,到现在为止,心里还是免不了的遗憾。
    “程警官,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坐在车上时,赵雪梅好像是犹豫了很久,才鼓起勇气开了口。
    “你想要什么?”
    “我想让你帮小芳迁坟。”
    此话一出,不仅是程宛,还有开车的单坤,都愣住了。下意识的,单坤放慢了速度,同时给程宛使了个眼色。
    “你想迁到哪儿?”
    “河州,如果有可能的话,和那个熊萍萍放在一起,还有那个康老师。听说,孩子上学的时候,那个康老师挺照顾她的,像妈妈一样,孩子也喜欢她,我相信就算是现在,孩子也愿意和她在一起。”赵雪梅这样说,“钱的事,你不用担心,其实我还瞒着她爸存了一笔钱,是孩子的名字……本来想着,有一天回去,把钱给她,现在看来,用不着了……”
    说完,她默默地垂下头,低声抽噎。
    程宛说不出什么,只能是轻轻叹息。待得她情绪稳定了些,便又问她:“罗嘉豪呢,是不是也……”
    “和他没关系,他不配做一个父亲。”赵雪梅态度冷漠。
    对于他的话,程宛不敢苟同。想当年,罗嘉豪为了孩子,不言婚娶,一心一意照顾患病的女儿,尽管后来因为自私、挪用了女儿的医疗费,可正如熊大裕所言,他是仁至义尽、尽力了,没有人可以否定在这之前,他对女儿的付出。而眼前这个赵雪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没有出现在女儿的生命里,不管是否自愿,在一定程度上,她缺席了孩子的成长。
    “赵雪梅,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如果你当初没走,罗小芳或许会活的更好……”
    “那孩子的医疗费怎么办,总是要有一个人不顾一切地付出的。”
    程宛沉默了,人生安得双全法,没有一个人的人生是完美的。人生在世,总会失去些什么。正如闫敏柔失去了妈妈、熊萍萍失去了希望、罗小芳失去了生命……设身处地,程宛想到了自己,自己失去了什么呢?或许是一个最公正的判决。可问题是,直到现在,官方给出的真相仍然是无人信服,没有人觉得自己那一枪是对的。
    张家在得知赵雪梅是救命恩人的母亲,各个感恩戴德、热泪盈眶,有几个人差点给她跪下了。赵雪梅见到了那个张萌萌,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的眼睛,流下了思念的泪水……
    之后,程宛将赵雪梅送回了看守所,分别前,赵雪梅告诉程宛,熊萍萍和她说过,她在网上有一个微博,在这之前,她写了一篇文章,详细记录了所有事情的经过。她希望赵雪梅在她跳楼后,把这篇文章发出去,让天底下所有人知道真相。只可惜,赵雪梅文化水平有限,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万般无奈之下,她想到了直播……
    从看守所出来,一眼可见马路对面的单坤,她忍住了心头的激动,平静的走到他面前,没有任何交流,程宛上了车。
    “我爸妈都已经去了,刚才打电话来催了。”单坤的声音充满了欢快。
    程宛没有理会,侧头看向窗外的风景。想着熊萍萍的那篇文章,终究是个淹没尘埃的普通人,那篇文章即便是发出来了,又有几个人会看到,有几个人会相信,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正如她当初在网上发的那篇文章,还没有传播出去,就被领导责令下架了。她有一种预感,熊萍萍的那篇文章怕是会有同样的境遇。
    但无论如何,她还是想试试。
    两家人的聚会因为程宛拒绝离开一线不欢而散,在餐桌上,除了父亲,没有一个人是支持自己的,所有人都在责怪自己的自私,哪怕是一言不发的单坤,从他的眼睛里,程宛都读出了不满的情绪。不过她一点也不在乎,或许是经历了熊萍萍三个人的事情,让她对于男人产生了绝望和恐惧。虽然她清楚,单坤既不是闫家祥,也非熊大裕,可几十年以后,谁说得清。
    她没有回家,懒得面对母亲的唠叨。聚会一结束,她打了个的,回了单位的宿舍,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搜索着熊萍萍的微博。
    赵雪梅文化水平不高,除了告诉她一个“无望t?的浮萍”的微博名,其他任何信息都没有透露给程宛。当然,她也不是故意的,按她的说法是不记得了。按照赵雪梅个人的文化程度,程宛觉得这是有可能的。于是也就只记下了那个微博名,到了网上漫无目的地搜寻。名字很文艺,也很消沉,但却符合熊萍萍个人的经历,失去的亲人、消失的自由,以及看不见希望的未来,所有的一切,都铸成了如此偏激的性格。
    试想一下,如果当初康如锦没有染病,或者是染病后被熊大裕一家温柔相待,或许熊萍萍永远不会想过如此极端的复仇。
    只可惜,人生没有如果。
    在网络上,微博名相同的人有很多,尤其是一些个文艺的标题,大多数不过是迷茫的年轻人无病呻吟,程宛曾经也有过,现在想想,既幼稚又可笑,可那是青春。
    看多了无聊的感慨,程宛滑动的速度渐渐的快了起来。就在这时,一个长微博醒目的标题引起了她的注意--
    “我只想让我爱的人活下去,可为什么人生却是那么的难。”
    ---完---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新书推荐: 娱乐圈生存指南(金主高H) 诱骗狐狸(H) 茉莉雨(炮友转正)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传说中的故乡(人外;克系恐怖) 清歌难越【男小三上位】 川禾1v1 七零年代再嫁小叔子[穿书] 最后的三国2:兴魏 露水与鱼[娱乐圈]